雲清的Aura Soma遊戲

關於部落格
歡迎對生命及Aura-Soma有興趣的你,留言或寫信給我
  • 144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補充一點JT叔叔沒講到的


九〇年代我認識了JT叔叔,不過那時還不到叔叔的時候。

因為他的關係,我才確定那個一天到晚來煩我的老頭子是奧修。

後來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相處,與共同研習追尋的日子。

我今天這個德性,無論好壞,雖然主要都得歸因為自己;但JT叔叔也絕對功不可沒。

最近聽說他成了對岸同胞口中的台灣奇人,也看了他過去上過的莊子課內容。基於師出同門的道義,還有對恩師一點點不才,且自以為是的報恩心情,寫下以下的文字…





在《逍遙遊》中,JT叔叔是這樣說的…


《莊子》的第一篇就是在定義什麼是「逍遙」,逍遙就是一個人「沒有等待」。什麼叫「沒有等待」?就像一個人在談戀愛,他在火車站急得要死,因為他的女朋友還沒出現,一直要到那位姍姍來遲的伊人帶著笑容出現在他面前,他才覺得人生充滿幸福;那位女孩如果不來,他就沒有幸福。這是有等待的。《莊子》要你練到的是:任何人覺得我要得到才能幸福的東西,我都不用得到我就能幸福,這叫「無待」。

JT叔叔講得很好,應該大家聽了也覺得很有收獲。


但跟我從師父那裡聽來的跟這個略有不同…

莊子給了一個練習…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氣之變,以遊无窮者,彼且惡乎待哉!

這個練習就是「無待」的練習。

而這個無待練習的結果是什麼?

莊子說: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聖人无名。

從結果論…如果這個屬於逍遙的第二個練習裡,會得到無己、無功、無名的結論。這個跟「沒有等待」是沒有關係的。比較接近事實的說法應該是,無待的「待」,不依賴、不憑藉,且看自身的修為變化,這個練習的重點,就我個人來看,是在以「乘」、「御」,「天地」、「六氣」的「正」與「變」,以遊於無窮。

這個並不只是單純地在「
任何人覺得我要得到才能幸福的東西,我都不用得到我就能幸福。」這麼簡單的說法下定義就完整了。真正「無待」的練習結果,是無己、無功、無名。說實話,是連幸福為何無也不必要的存在。如果任何人覺得我要得到才能幸福的東西,我都不用得到我就能幸福,最後仍然有所寄託假借,那哪來的「夫列子御風而行,泠然善也,旬又五日而後反。於致福候,未數數然也。」因為,「此雖免乎行,猶有所待者也。」

能乘天地、御六氣,以遊於無窮的人,區區的幸福,又怎麼會是他眼中的重點呢!不然,〈讓王篇〉裡,又怎麼會說:「消遙於天地之間,而心意自得。」呢?

逍遙整個練習的目的,是從「符合」天地的規則,「順應」自然的變化開始的。也就是說,這整個極致的自由,是在絕對的原則下開始的。這當然才有JT叔叔所說的「我學《莊子》到今天,沒有一天覺得《莊子》在教人愛怎樣就怎樣的。《莊子》是一種讓人最「不自由」的學問。」的原因。

或許這是給兒童班的教材吧?

但我這個老友也說要給孩子們真傳。

或許這是我們二人彼此間「如是我聞」,聞得不相同的部分吧。

但身為同樣為莊子的愛好者,以上這些話我還是非說不可。還是那句老話,我珍惜我與我師父之間的緣分,也珍惜我師無償為我講了數年莊子的愛。

至於JT叔叔後面說什麼學佛學到等死這種事…我想這只是某些人吧。畢竟,佛陀對人類的愛,絕對不可能少於莊子。否則《心經》中所言:「色不異空,空不異色 。」豈不是白色白空了?六祖惠能也說過:「說空莫著空。」若佛陀教得是一種讓人等死的學問,祂在印度被許多人視為邪教數十年,豈不是第一個違背自己所說的?

我唯一確信的是,佛陀跟莊子一樣,只希望人能盡力運用人在生前死後的這段時間,讓自己能過得有動力,有熱情,能用熱血面對自己的人生與生命還有生活周遭一切。或許你也可以把「色」與「空」換成「幸福」與「不幸」。變成「幸福不異不幸,不幸不異幸福」,這就又回到了某部分莊子的練習了。如果你能把人生所有的一切,都這樣看,卻只努力在自己所熱愛的事物上。你就會開始接近莊子,至於要如何走下去,端看你想要有的人生與熱愛是什麼了。

歡迎你留言跟我討論

但我在此聲明,JT叔叔是我的朋友,這不是篇戰文,我不想戰,也不願戰。因為與他人戰,並不是莊子給予的任何一個練習。


無論你是JT叔叔的愛好者或信徒,以上所有,只是我珍惜這個曾經為他相識,曾經相處過十數年緣分的記憶破片,如果它對你有新的幫助,我會很快樂。如果沒有,那也只是緣分。如果讓你惡感,我也只能抱歉。

就當我是一個路人的碎碎念吧。

若有功德平等迴向 若有罪惡我皆懺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