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雲清的Aura Soma遊戲
關於部落格
歡迎對生命及Aura-Soma有興趣的你,留言或寫信給我
  • 1490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如土委地的富士山下

莊子在內篇《養生主》裡提到一個重要的練習。

恩師說過,這個練習叫失去。失去的成果應該要看起來像如何呢?要像「如土委地。」看一下原文:《莊子.養生主》:「動刀甚微,謋然已解,如土委地。」

本來這個故事講得好好地是在說庖丁這傢伙是如何地會殺牛,怎麼突然出現一個什麼鬼練習。要知道,真道理本來就說不得,既然要說,就得在說不得的地方說。這道理,沒讀過《莊子.寓言》不了解。但沒關係,現在先勉強接受一下。

整個殺牛的故事裡講得是人該怎麼面對一個像牛一樣龐大的心理問題。前提是:先把心磨好。

得有一把什麼刀呢?莫非是屠龍刀?要殺人世所有具像之物,若是狂砍猛劈,就算有屠龍刀,也是只能落得送去再打磨一陣,不然最後也只有鈍刀一把。

所以注意了,莊子說了:《莊子.養生主》:「彼節者有閒,而刀刃者無厚,以無厚入有閒,恢恢乎其於游刃必有餘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發於硎。」

人世之一切莫不有關節,但心是無形無相的,用此一無形無相之物,入於世間一切事物之關節處,豈不是空空蕩蕩地像沒什麼阻礙一樣,所以,用這種態度面對人世此一如牛大物,庖丁的心仍然像新的一樣。本來面目,無所沾染。

再以此一無所沾染的心,面對要處理的人世之俗務,得要細心處理。故動刀甚微,亦即動心甚微,需從極細處用心,當事情解決之後,得要如土委地地去面對它。

什麼是如土委地?

就是說,蝙輻俠打死小丑、超人逆轉地球、賢治消滅友朋黨之後,都應該把它當成沒什麼事的狀況。其實這麼說還是不正確,因為功成不居是一種美德,但莊子希望你能放棄比美德更重要的東西。

那個東西是什麼?

那個東西就是我們之所以以為是我們的那個東西。

這麼說來似乎有點兒玄。其實不然,人生最大的困難就在於有「我」。「我的老婆」、「我的玩具」、「我的國家」、「我的存在」,但一旦人擁有了「我的」這個概念。必然要受苦。

因為事物的消滅是必然。

莊子不提末法,不是沒有末法,而是末法即事物之消逝,亦即道之理。無需多提。

但擁有了「我的」這個概念,面對失去,則痛苦必不能消失。PP島上的心理學家說過:「失去一支筆的痛苦,與失去一百萬的痛苦相同。」也是同樣的道理。

所以莊子建議我們,既然一切都會失去,何不把這個失去,看成有如你踢倒了一坏土簡單。

KW在聽過我說這些後,問我說,莊子講這些很好。但有人真的能做到嗎?

還真有,一點不誇張。這個人就是我的老師。

記得上這堂課時,老師還說著自己放不下自己養的貓咪四處亂走。

轉眼到了最後一堂課。老師說自己的身體病了,不能再教下去。台下幾個女生禁不住就哭了。老師反而安慰她們說:「妳們是學莊子的,要知萬物皆有時。」

這就是養生主的精要。

要把生主先養起來,然後一切就無所畏懼。

也就是要有堅強的心,然後就可以獨立面對廣大的世界。

這跟林夕的《富士山下》有什麼狗屁關係?

我也不想硬扯,但我聽這首歌、讀它的詞,就想到該如土委地的面對人生一切的情感。然後想到《養生主》,然後想到我恩師的笑臉。

這就是關係。

至於狗屁?沒關係,反正道在便溺。

今天講到這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