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雲清的Aura Soma遊戲
關於部落格
歡迎對生命及Aura-Soma有興趣的你,留言或寫信給我
  • 1490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遙喚上師宗薩仁波切的忠告

現在我要探討蔣貢康楚仁波切所著「遙呼上師」祈請文末段注釋。

我認為不但此時,于整個佛法修持中都非常重要。

這些祈禱文非常短。各位無須撰寫一字一句,

只需想和有如面對上師、本尊、勇士、空行、諸佛菩薩說話般即可。

現實上,你們確定可以和他們對談。

 

依照蔣貢康楚仁波切的說法,在上師瑜珈的結行部分念誦此段祈請文是非常殊勝。

我也常常持誦,對我有些幫助。

 

"請瞭解我,就在此時,這個時刻,示現您的慈悲"

'Lama khyenno tukjey du zik damcho taru chinpar jingyi lob',"加持我,使我成就勝法"。

 

一方面,修持佛法或精神道,如大圓滿法,可以是非常簡單;

如果你具足功德、有虔誠心、上師的慈悲伴隨、與上師有業緣,它是非常非常的簡單。

另一方面,佛法修持可能會非常迂回、非常無聊、消耗時間,

令人畏懼或未受鼓舞,因而喪失動力。

能修持一天或兩天、一星期或兩星期,一個月或兩個月,都是好事。

要持續到死亡,真正發願…,要一而再、精進再精進來改善對法的熱誠,殊為不簡單。

 

最重要的原由是對法不夠瞭解,無法看出它的吸引力。

例如:在發現一塊綠松石為寶玉前,沒有人會要拿他來加工,

可是一旦知道它是美玉,即會加以琢磨。

我們聽聞過法是如何的珍貴,但由於我們修法不足,無法看出應該看到的,

法的價值、美麗、吸引力、豐盛與富裕。因此修法的渴望與熱誠,就弱了些。

 

此外,雪上加霜的是,數世累積的業債、煩惱又從旁侵襲。

一方面,不瞭解修持佛法的價值;另一方面又受到過去業債的侵逼,兩者交相攻擊。

此乃'damcho taru chinpar jingyi lob'之意。

加持我,賜予我加持力,使我頑強、堅毅,無論發生任何事,我絕不放棄,賜予我如是加持力。

 

我們在獻曼達時,應如是祈求,而皈依時更該如是祈求。

例如: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我會堅持、我不會退轉等等。

發菩提心時,更應如此。我們最大的問題只因沒有好夢,即喪失對法的熱誠。

無論我們修持多久,只因未曾有好夢、或身體無任何好的覺受、或感官的愉悅等等因素,

使我們喪失對法的熱誠。真是有這樣的事發生。

 

我們必須銘記在心,我們曾受過菩薩戒。

寂天菩薩曾說:身為菩薩,對眾生即有責任。

我們都知道,基本上我們修行,不是為了自己的解脫;

理論上也許我瞭解,但事實上常常忘了這回事。

譬如我修法,我不為自己而修;你也不是為你而修,而是為了所有眾生。

你是否開悟,誰理你?為何我們要在乎?我們應有如是的態度。

 

走在修行道上,我們有機會和各種怪異的、邋遢的、醜陋的、

令人惱怒的人相處(多數的我們甚至因未作好夢早已棄離佛法而去,不會遭逢此機會)。

想像一下,我們一一的面對他們。

 

誠如寂天菩薩所說,你必須發時間和精力在這些人身上。

我的意思是,你理應使這些人解脫。因此毅力和堅強是非常重要。

蔣貢康楚仁波切多麼不可思議,簡單數語即能詮釋無量涵義。

Kyoshey tingney kyewar jingyi lob.

 ' 加持我,使我具有衷心的傷悲'(genuine heart of sadness)。

卻傑創巴仁波切會這麼翻譯。具幾分傷悲是有必要的。

 

與你們各別會談時,多數人會提到對自己的生活不滿意。

(不曉得你們是否注意到)多數時候我不會刻意要解決這些問題,

修行人,不滿意此生,就某方面而言是件好事。

此生,稱為世俗生活的,是不可取的不是嗎?我們應常有'我們在作什麼'的意識。

為何要起床、吃早餐、上班、賺錢、也許打十五分鐘的盹、然後回去工作、再上床睡覺,

第二天也是如此。五天后,稱為週末的日子來臨,如未去海邊、野餐,就去佛法中心。

我們為何要作這些事呢?這類的傷感是我們應有的。

 

它不是疑難問題。這有點像吃飯或喝湯時所用的盤子,盤子有翹起的邊緣,使湯或飯不致於溢出。

衷心的傷悲類似翹起的邊緣,不能棄舍。有了它,心就會趨近佛法,

尤其是修持佛法、追隨上師等等。所以任持它,因而願我自內心深處,常持衷心的傷悲。

 

但這不是說在佛道上,我們要採取逃避方式。

你不能,你不可以!你要過活、付賬單,即使是佛法中心,在現代也有帳單要付。

有時我會為西方社會,沒有佛法文化,而對這一代,你們這些傢伙感到難過。

現今西藏和不丹還保有這些文化。

在不丹,修行者所需的僅是一個手鼓、一隻鈴和一個大腿骨作成的號。

只要搖著鈴到村繞一圈,就會有人供養吃的。然而這種傳統也在消失中。

同時我們貪婪的心也不允許我們過那種有一餐沒一餐,不舒適的乞討生活。

因此衷心不意謂必需拋棄一切。但具足衷心的傷悲,我認為非常重要。

 

接下來是longmey lona tungwar jingyi lob,'加持我使我不浪費時間、縮短計畫'。

 

這樣的翻譯難以打動人心,longmey藏文意思是當你非常忙碌時,時間會不夠用。

因為沒有時間,所以只作短程規劃。

 

例如,當你只有兩天可活時,你根本不必作計畫。

為什麼要呢?na 是尾狀物或鼻翼,這指的是尾部。

我們常會有'明天我要去雪梨,明年再修法,五年後我會蓋個閉關小屋等諸如此類的未竟事。

尾巴實在有夠長。看看我們,當然包括我在內,我們目前都在坡上正往下走。

我認為多數的我們都已登頂,作計畫時都應比以往更為短程。

我們應該想還有三十年可活,可是多數人作計畫時,好象還可以活一千年似的。

我們應該只擬定短期計畫,有如我們將於幾天內逝去,日子不多了。

 

下一句是chiwa nyingney drenpar jingyi lob '加持我,使我銘記死亡。'

我們多不會自心深處思考死亡。

 

我們認為死亡是在一段期間過後才來臨;譬如說十天后。

這還算好。當我在不丹閉關時曾禪修死亡,它確實有幫助。

我是否提過,當我在Paro時,我決定十四天內只作死亡禪修,

我的作法是數分鐘內我一定會死亡。我看著我的表,如果是在九點十分,

我會想:九點十一分時,我還能瞧見我的手嗎!

即使這樣進展也不大,我們還應向上師、本尊、勇父及空行祈求,

使我們能能從心深處憶念死亡,而不是嘴說說而已。

 

Lleyla yichey keyewar jingyi lob。

又是很重要的一句話,'加持我,使我堅信業力法則。'

 

這個主題我們已討論過很多次,對於因果業力,我們並未完全信服,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常會有意識、無意識的作出非必要的善行。

這也是為何我們不熱衷獻曼達,那是因為我們對所謂的業力不是真正相信。

 

Lamla barchey meypar jingyi lob。"加持我,使我的修行道無障難。'

 

由於我們的習性、自身的不安全感、著重八種世俗法的舒適和愉悅,我們的修行道滿布荊棘。

身心脆弱,所以受干擾時,錯在我,卻責怪對方。

 

寂天菩薩曾說:有人以杖鞭你,應責備的是自己的身體太羸弱。

 

各位知道,我們有太多的障難,由其是現閉關時。

即使目前這個關不算大關,但也足夠成為一個閉關模式。

它已足夠認真、有意義。處於閉關中,障難常會成熟現起。

因此往後的十二天,我們應小心翼翼,因為每項事件都在突顯、成就,都是你的障難。

即使像隔鄰同參放屁的小事,都會令你惱怒十二天。所以不要演變成那樣。

 

還有Drnbla tsondru nupar jingyi lob。

'加持我,使我能精進修持

"Kyenngen lamdu longwar jingyi lob '

加持我,能轉困境為道。'

 

再舉隔壁同參放屁為例,或是某人打膈,或是小小的一件事,如筆掉落地等荒謬理由;

也或許是不好的消息,如接到父親死亡的電報。

佛法修行者應有能力轉此為道,或接受其為一種挑戰。挑戰是個不錯的字眼。

這個能力,是我們應該追尋的,是我們應從蓮師處獲取的。

 

再來是Nyenpo rangtsuk tubpar jingyi lob。

'加持我,使我能屹立不搖的採用對治法。

'不!不!這樣翻不太好,'

加持我,使我從上師處獲得的慈悲、忍辱、淨觀、虔誠心、

咒語、手印、禪定、三摩地等等這些應屬防禦系統的對治法。

…加持我,上師,當時機來臨時,這些攻擊或防禦系統或對治法門都能發揮作用。

 

例如當有人激怒你時,你失控了,沒有悲心、沒有愛心、不能容忍別人、甚而忘了忍耐。

這是因為對治法沒有運作失效了。因此這是我們所要求的。

加持我,使其發揮功效,使其有能力,平時算了,但在緊要關頭,請使它具足力量,

不要讓它平擺、失效、四處散落。請助它一臂之力。

 

Chomin mogu kyewar jingyi lob。'加持我,使我能具純正虔誠心。'

目前我們只有創造的、捏造的虔誠心。這我們以前已談過。

 

下一句neyluk rangzhai jalwar jingyi lob。'加持我,使我能面見本性。'

目前我們的心在此,所有的境界在彼,心到彼時,我們也只能說彼,無法內省。

 

因此加持我,使我能面見心的本來狀態。

'加持我,使我的本覺能自心蘇醒'。

Rang-rig nying-u seypar jingyi lob。加持我,使本來狀態、本覺或俱生智在心中覺醒。

 

康楚仁波切曾說智慧不是出於外,而是發於內。

Trulnang zhitsa chopar jingyi lob。'加持我,使迷惘的經驗連根剷除。'

我們所見所作的每件事都是迷惘的經驗。

 

還記得我說過的巴楚仁波切(即華智仁波切)的故事嗎?

(他問他的學生紐修龍多)"你看到星星嗎?你聽到狗吠嗎?"

當下這位學生的終生經驗崩潰了,他跳脫了這一生,這個經驗。

這是各位所需的。

 

最後Tsechik sangye drubpar jingyi lob。

'加持我,使我能于一生中成佛'

'加持我,使我能於此生中開悟'

這是各位所應該祈求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